顶点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邀月宫主,我真没想谈恋爱啊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伟大的理想

第七十五章 伟大的理想

        岳剑离站在街头,凝视着花府的大门。

        眼中没有之前的颓丧和失落,而是充满了鲜活的光彩。

        她终于正视了自己的内心。

        “有婚约又如何?只要花无缺还是移花宫的弟子,就不能和萧清歌结婚!”

        “我的时间还有很多!”

        “而想要破坏掉这条规矩,只要变得比邀月更强就行了!”

        岳剑离嘴角翘起,“恰好,我最擅长的就是变强!”

        她转身离开。

        青衫飞舞,肆意潇洒。

        可岳剑离却不知道,这规矩早被邀月带头破~坏了……

        ……

        轰!

        秘地大门被一脚踹开,花无缺浑身血光氤氲,大步走到花无常面前。

        “大清早的,这么大火气?”花无常波澜不惊的喝-着茶。

        啪。

        花无缺将捆仙绳扔在桌子上,“退货!”

        花无常乐了,“这绳子你用过了?”

        “废话!”

        花无缺一脸不爽,“没想到你这么大岁数了,还是个捆绑爱好者,忽悠我说什么捆仙绳,太特么羞耻了!”

        “谁忽悠你了?”

        花无常理所当然道:“速度奇快没错吧?能把人捆住没错吧?哪句话老夫说错了?”

        “……”

        花无缺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花无常循循善诱道:“而且这东西确实是个宝贝,虽然看起来是挺下流的,但是真的很好用。尤其是对女性修行者,甭管你修为多高,一捆一个准,还自带迷魂香气……”

        “打住。”

        花无缺鄙夷道:“你不会是合欢宗出身吧,有点过于无耻了袄。”

        “你不想要就算了……”

        花无常还没说完,花无缺已经把捆仙绳收了起来。

        他大义凛然道:“这么猥琐的东西,给你我不放心,还是由我亲自保管吧。”

        花无常点点头,“孙子,你比我无耻。”

        “彼此彼此。”

        花无缺清了清嗓子说道:“无论如何,我的精神受到了摧残,你得补偿我。”

        花无常嘴角抽搐了一下,“你还要不要脸?”

        “那我就不修炼了,永远都不渡劫,你就在这老老实实的待着吧。”

        “……够狠!你想要什么补偿?事先声明,法宝没有。”

        花无缺摇头道:“我不要法宝,我只要你帮我保护一个人。”

        花无常一愣,“谁?”

        “萧清歌。”

        这件事花无缺一直在考虑。

        无央城的事情基本解决了,他马上就要回到宗门去,花家有族帝坐镇他并不担心。

        但萧清歌不一样。

        萧家老祖仙逝,等同于失去最高战力,她也没有了宗门庇佑。

        虽然无央城还算太平,但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有花无常这个帝级高手护着,他心里还能安稳点。

        “就是你那小未婚妻是吧?你小子还真是个情种。”

        花无常捋了捋胡子,“保护她……倒也不是不行,但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什么条件?”花无缺问道。

        花无常说道:“第一,老夫只保她十年,十年之内你得修炼到渡劫期。”

        “没问题。”花无缺毫不犹豫。

        这个要求难度很高。

        整个浩土从未出现过三十岁以下的渡劫高手。

        但不管能不能成,反正也争取了十年时间,稳赚不亏。

        “第二,如果有机会,见到天枢院的掌门亲传,你给老夫往死里打!”花无常眼中闪过一丝愤恨。

        “天枢院?”

        花无缺一愣,“你和她们有仇?”

        那是正道顶级宗门之一,也是唯一的顶级女修宗门。

        花无常冷哼道:“天枢院掌门易清岚和我有仇……不过你肯定打不过她,所以就退而求其次,揍她的徒弟吧。”

        “行,成交。”花无缺点头。

        这要求没啥难度。

        天枢院超凡脱俗,门下弟子很少踏足凡尘,遇到掌门亲传的几率更是少之又少。

        而且就算遇到了又如何?

        他堂堂魔道少宫主,打人还需要理由么?

        ……

        从秘地离开后,花无缺又去了一趟萧府。

        把《玉女罗刹功》交给了萧清歌,并且叮嘱她,遇到危险就去花家秘地请老祖。

        可在知道花无缺要回宗门后,这些东西她都听不进去了。

        她仿佛树袋熊一样,抱着花无缺的胳膊不撒手。

        黑白分明的眸子晶莹,眼泪在眼眶直打转。

        “花郎,人家舍不得你~”

        花无缺捏着她白皙的小脸,安慰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仙路漫漫,你我的生命无比漫长,分别不过是个小小的插曲罢了。”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萧清歌咀嚼着这句话,眼中充满了崇拜的神采,“脑公,你真有文化!”

        “一般一般,浩土第三。”花无缺大言不惭。

        萧清歌看着手中的《玉女罗刹功》,突然说道:“花郎,我想到了一个能结婚的好办法!”

        “什么办法?”花无缺好奇道。

        萧清歌插着腰说道:“只要我努力修行,变得比你师父更厉害,那我就能逼着她改写门规,这样我们就能结婚了!”

        “……”

        花无缺竖起大拇指:“好伟大的理想。”

        超越邀月?

        他知道自己那师父有多恐怖。

        即便天赋强绝如他,也不知何年何月能达到师父的境界。

        就算同为帝阶,也是有很大差距的。

        不然为什么花无常一听到邀月的名字,就吓得大小便都要失禁了?

        “不就是证帝么,她可以,我也一定可以!”

        萧清歌信心十足。

        在她心里,已经将“超越邀月”这件事,树立为人生目标了。

        花无缺看着她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打击她……

        ……

        好不容易告别粘人的萧清歌,花无缺回家简单收拾了一下。

        和花道缘说了一声,又去看了看沈柠那小丫头。

        “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吗?”花无缺问道。

        沈柠用力点头,“记得,明年去测赋,有天赋就去找你。”

        “很好,我在玄灵山等你。”

        修仙是件残酷的事情。

        如果沈柠有天赋,那花无缺愿意帮她改写命运,但如果真的只是凡人,那还是平安的度过一生吧。

        就在花无缺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只小手悄悄握住了他的小拇指。

        他转过头,只见沈柠怯生生的看着他,“少、少主,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什么请求,你说。”花无缺问道。

        沈柠抓着他的大手,放在了自己的头上,然后眯着眼睛轻轻摩挲。

        “只要一会会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