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邀月宫主,我真没想谈恋爱啊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羞愤

第四十七章 羞愤

        “你有喜欢的人了?”

        萧清歌眼神失落,仅有的一点点勇气也丧失了。

        “可能这就是缘分吧。”花无缺耸耸肩。

        “那她是个怎样的人?”萧清歌问道,

        花无缺仔细想了想:“挺复杂的吧。别人都不太敢接近她但只有我知道,她根本不是世人想的那样。她既温柔又可爱,绝对是个宝藏女孩!”

        他说的当然是冷无嫣。

        但也不敢说的太详细,害怕萧清歌会猜到,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萧清歌心中酸涩不堪,说道:“可我记得移花宫有禁令,不准门下弟子婚恋,你就不怕被掌门惩罚?”

        “当然不怕。”

        他女朋友就是掌门,他怕个屁啊!

        不过这话不能和萧清歌说。

        花无缺斟酌了一下,说道:“我们身份差距很大,和她在一起,肯定会面对流言蜚语。但这些我都不在乎,我会努力变强保护好她的。”

        “真好…那祝福你们。”萧清歌低声道。

        看着花无缺亮晶晶的眸子,她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现在,也没有表明身份的意义了吧…

        “对了,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她还是忍不住打听。

        花无缺想了想,“大概是…八岁的时候?”

        啪。

        萧清歌仿佛被闪电击中了,手中的灵草散落一地。

        “八岁?”

        她怔怔的看着花无缺,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花无缺点点头,“嗯,第一次和她见面时年纪还很小,什么都不懂,直到最近,我才明白了自己的真心。”

        “我这次下山,就是要解决一些家事,这样以后就能和她好好在一起了。”

        等退了婚,就能安心和掌门谈恋爱了!

        “......”

        萧清歌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八岁时相识。】

        她和花无缺是年幼时的玩伴,大概就是七八岁的时候相识。

        【别人都不太敢接近她。】

        她现在失去修为,跌落云端,无数邪魔外道觊觎着她,旁人自然不敢接近。

        【我们身份差距很大,和她在一起,肯定会面对流言蜚语。】

        这句话也没错。花无缺身份高贵,而她只是凡人,两人在一起,确实会被世人指指点点。

        最关键的是:【这次下山,要解决一些家事,为了和她好好在一起。】

        说的肯定是两家联姻之事!

        他是要履行婚约,这样两人就能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每一条都能对的上!

        “原来,花无缺没有忘记我,他一直喜欢着我!”萧清歌鼻子酸酸的。

        心中既甜蜜又温暖,孤独压抑的内心,终于找到了停靠的港湾。

        委屈、迷茫、激动百般滋味涌上心头,她忍不住扑进花无缺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花无缺:“......”

        “我说的有那么感人吗?”他不禁挠头。

        好诡异的泪点。

        萧清歌泪眼朦胧的抬起头:“花无缺,是我啊!”

        “啊?”

        “其实我就是萧......唔!”

        话语戛然而止,花无缺一把捂住她的嘴巴,皱眉抬头看去。

        “别出声,有人来了!”

        只见上空划过一道气浪,有人御剑疾驰而去,在两人前方的不远处落下。

        花无缺敏锐的捕捉到那抹青色身影。

        “岳剑离?”

        他嘴角微微翘起,“看来又能收菜了。”

        一处山坳中。

        岳剑离轻巧落下。

        她拿出一块方形的石板,上面如钟表般刻画着密密麻麻的字符,中间一个金色细针微微颤动。

        “就是这里了,按照万象盘的指印,此处必定有仙材。”

        探灵寻宝,除了经验和眼力之外,也可以依靠其他法器。

        她手中的万象盘就是其中之一。

        这法器能捕捉到珍宝逸出的仙气,从而锁定方位,实用性非常高。

        岳剑离已经靠它采集到不少仙材了。

        就算在顶级宗门,这万象盘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如果说宋青松采药靠的是个人能力,那岳剑离靠的就是钞能力了…

        她仔细在山坳中搜寻,最终目光锁定在了一个歪脖树上。

        这树木干枯苍老,仿佛马上就要枯死了,和周围茂盛的灵草形成鲜明对比。

        岳剑离仔细看去,只见这枯树上一片叶子都没有,却结着一颗鲜红的果子。

        果实圆润,香气缥缈

        “是仙材生灵果!”

        岳剑离眼神一喜。

        这可是个好东西!这可是个好东西!

        平时它的药性对修行者堪称毒药,但在重伤垂死时,这就是第二条命!

        更别说通过炼制,还能有其他神奇的效用,

        她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想将果子摘下,突然身后杀气袭来!

        “谁?!”

        岳剑离翻身躲过,随后瞳孔一缩!

        只见一杆银枪插在她面前,枪尾微微颤抖着。

        花无缺伸了个懒腰走出来,“你好,打个劫。”

        “......”

        萧清歌躲在树林中,看着那枯树上的果实,心跳开始加速。

        “是生灵果!”

        秘境之中,果然有生灵果的存在!

        有了它,萧清歌就有机会扭转灵根,重登仙路!

        而且只有恢复了修为,她才有和花无缺在一起的勇气!

        看着前方那挺拔的背影,萧清歌眼中满是温柔。

        …

        “花无缺,你什么意思?”岳剑离皱眉道。

        花无缺随意道:“明知故问,这果子我看上了,你可以走了。”

        “我们可是说好的,前面的试炼各凭本事,莫非你想撕毁约定不成?”岳剑离凤眸微微眯起。

        花无缺坦然道:“是各凭本事没错。采药是你的本事,但打劫是我的本事,有什么问题吗?”

        岳剑离俏脸寒霜密布。

        看这样子,是摆明不想讲理了。

        这种时候如果退缩,只会让对方得寸进尺。

        她冷冷道:“很好,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心中已有决意,正好借这个机会,试探一下这魔门少宫主的实力!

        花无缺认真道:“那你可要小心,我看你细皮嫩肉的,别被我这杆银枪给捅哭了!”

        岳剑离闻言脸色一红。

        她羞愤的啐了一口,“呸,下流!果然是魔教妖人,简直无耻至极!”

        花无缺:“??”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登徒子,吃我一剑!”

        “......”

        岳剑离手中长剑脱鞘而出,如同一泓秋水,含恨向花无缺斩去!

        “就这?”

        花无缺随手将其弹飞。

        长剑旋转着飞回,悬在了岳剑离面前。

        岳剑离闭上了眼晴,当再度睁开时,眼神变得冷漠,所有情绪都消失不见。

        她一步踏上虚空,竖着马尾的绳子脱落,乌黑长发随风飞舞。

        “暴雨将至!”

        手结法印,檀口轻张,空气瞬间凝结。

        长剑颤抖着分裂,一分二,二分四,最终化作漫天剑影刻

        这并不是幻象,而是由灵力形成的灵剑,每一柄都散发着锋锐无匹的剑意!

        岳剑离低头看向花无缺,眸子冷漠至极。

        “邪魔湮灭!”

        她双手一压,悬在空中的长剑瞬间向花无缺倾泻而去!

        如同暴雨倾盆!

        “威力不错。”花无缺眼神赞赏。

        砰砰砰砰!

        在剑雨的冲刷下,树木被斩断,山体被洞穿,连地表都快要崩碎了!

        其威势当真骇人!

        “你太托大了。”

        岳剑离扯起一抹冷笑。

        她这招暴雨剑,能封闭整个空间,任何身法都不可能躲得过去。

        除非遁出攻击范围,否则只能硬接!

        岳剑离自问,同境界内,绝对没人能接住这一招

        就算是魔门少宫主也不行

        嗡!

        突然,暴雨中亮起一抹幽光,仿佛惊涛骇浪中的灯塔屹立不倒。

        “咦?”

        岳剑离定睛看去。

        只见花无缺被幽光茧包裹,在剑雨中安然无恙。

        他右手擎起银枪,蹬地转髋,整个人绷成满弓,汇聚力量用力一掷!

        量用力一掷!

        “奔雷!”

        昏暗天地间亮起一点寒芒,一道银色流星划破天幕,顶着漫天剑雨轰然而至!

        “不好!”

        岳剑离瞳孔一缩,急忙召回所有灵剑,化作光幕挡在身前。

        轰!

        银枪势不可挡,光幕被摧枯拉朽般洞穿。

        眼看就要洞穿岳剑离的眉心,长剑呼啸而来撞在枪尖之上,硬生生将云翎撞歪了一寸。

        嘶啦。

        银枪贴着她的肌肤划过,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痕。

        岳剑离眼中满是惊悸。

        “这枪意”

        她是个纯粹的剑修,走的是剑意精纯之道,而无论刀枪棍棒,其实都是同理。

        花无缺一个道修,枪意居然比她还要精纯?

        这让她不禁深受打击。

        花无缺飞身来到她面前,脚下轻飘飘的踩着云翎,

        “都跟你说了,我这杆银枪可厉害了”

        “再来!”

        岳剑离凤眸喷火,黑发飞舞,剑意勃发!

        “还来?”花无缺眉头一皱,“分高下,还是决生死?”

        “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岳剑离浑身灵力喷涌,长剑绽放出炫目神光!

        她也顾不上什么传承、什么算计了,她要用手中的剑证明自己!

        这是剑仙的骄傲!

        不过花无缺却面色古怪,“要不还是算了吧。”

        “怎么,你怕了?”岳剑离冷笑道。

        “那倒不是,主要是你可能不太方便。”花无缺尴尬的伸手指了指。

        “我?”

        岳剑离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自己衣衫胸口处被刺破,雪白肌肤和粉色内衬明晃晃的露在外面。

        “啊!”

        她惊叫一声,急忙伸手捂住,俏脸瞬间变得嫣红。

        “你......你你你把眼睛捂住,不准看!”

        “好的。”

        花无缺伸手捂眼,五指张开,眼睛在指缝中眨巴着。

        岳剑离羞愤欲绝,踩着长剑破空而去。

        “暂且先放过你,我、我我我改天再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