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邀月宫主,我真没想谈恋爱啊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师父,别闹

第十五章 师父,别闹

        “师父,别闹,我怎么可能打得过你啊!”

        花无缺一脸生无可恋。

        邀月覆手而立。

        “别说我欺负你,我不动用自身修为,也不用任何武器,我只用一根手指应对。”

        “给你一盏茶的时间,只要你能碰到我一次,碰到衣服也算,就算你赢。”

        花无缺:“.......”

        咱就是说,能不能换一下台词,这不是我对摘花说的话吗?

        好家伙,连标点符号都没改一下啊!

        花无缺一脸无可奈何。

        “师父,咱冷静一下,我跟摘花真的没有任何同门以外的其他关系啊!”

        这时候,只能硬着头皮解释一下了。

        邀月宫主依旧是覆手而立,满脸公事公办的表情,不为所动。

        “本宫是想检查一下你的修为,看看你最近有没有偷懒,与摘花何干?”

        检查我的修为?

        这明明就是想揍我!

        不愧是邪道第一女魔头啊,平日里看起来高贵冷艳,可是一旦吃醋了,简直就是毫不留情啊!

        花无缺见解释无效,当即耍起了无赖。

        “师父,不用打架了,我认输。”

        “不准认输!”

        邀月愣了一下,猛地叉腰,结结巴巴到:“不准你认输,你要是敢认输,我就......我就.....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结果结结巴巴半天,最后却是只说了个不理你。

        花无缺:“......”

        行吧,你想揍我是吧,那就来吧!

        现在要是不让这女魔头发泄一下,花无缺很清楚,自己一定会吃更大的亏。

        “那啥,咱先说好,不能打脸。”

        “开始吧!”

        “等一下!”

        “怎么了?”

        “师父,你下手的时候轻一点哦!”

        “行,开始吧!”

        “等一下!”

        “又怎么了?”

        “师父,您知道吧,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您还得照顾我,吃亏的还是你啊!”

        邀月宫主罕见的翻了个白眼。

        “本宫下手自有分寸,不会伤你筋骨,你大可放心,只是检查一下你的修为,又不是你死我忘的比拼!”

        “好的,师父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放心了。”

        “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等一下!”

        “你......”

        花无缺一脸欠揍的表情,突然笑着问到:“师父,咱就是说,假设啊,假设我赢了,师父有没有奖励啊!”

        “你赢了?”

        邀月宫主愣住了。

        “你要是能赢本宫,本宫就答应你一个条件,前提是不要太过分就行。”

        “成交!”

        花无缺当即点头。

        ‘砰!’

        见花无缺终于点头,可以开始了。

        邀月宫主纤纤素手轻轻一挥,顿时一股无形的能量,瞬间爆发,将整个山峰笼罩起来。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四周顿时寂静无声。

        花无缺虽然依旧站在那里,动都没动过。

        但是对于被笼罩区域以外的情形,竟是失去了所有的感知。

        此刻,花无缺甚至有一种,自己是在梦里的错觉。

        “这就是江湖第一女魔头的真正实力吗?当真是恐怖如斯!”

        此时花无缺已经开始有点心里发毛了。

        “可以开始了,不用担心,这里除了你跟我,不会有任何人能察觉到的。”邀月宫主做这些,仿佛喝茶吃饭一般,轻描淡写。

        “开始吧!”

        花无缺见避无可避,当下也不再墨迹,脚下一动,朝着邀月宫主就奔了过去。

        同样的功法,只是此时在花无缺的使用下,速度却是比摘花快了无数倍。

        但即便花无缺的速度已然快到了极限,然而他脚步刚动,邀月就伸出了一根手指,轻而易举的就点在了花无缺的脑门上。

        “不够快哦!”

        邀月笑颜如花,淡淡说到。

        话音落地,邀月身后却是忽然出现了另外一个花无缺,以掌化刀,挟裹着一股劲风,朝着邀月当头劈下。

        “倒是挺会学以致用的,不过嘛,速度还是有点慢哦,所以这一招,对本宫无效哦。”

        邀月手指微屈,轻轻一弹,将花无缺弹飞出去。

        花无缺连退数步,这才堪堪稳住身形,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门,龇牙咧嘴直吸冷气。

        “继续!”

        片刻后,花无缺再次脚下一动,无数道残影,在空中连成一片,朝着邀月宫主,如同海啸一般,纷纷涌去。

        但结果依然是,即便花无缺使出浑身解数,邀月宫主的那根纤纤玉指,总是可以轻而易举,精准的弹在花无缺的脑门上。

        ‘砰!’

        ‘砰砰砰!’

        花无缺落地,后退,起身,揉揉脑门。

        再冲过去,再被弹开。

        已经记不清楚,自己被邀月弹开多少次了。

        蹲在地上的花无缺,嘴角已然渗出了一丝淡淡的血迹。

        实际上,花无缺会受伤,跟邀月基本没有关系,邀月是真的没有动用任何灵力。

        花无缺的伤,是自己被自己的力量反弹导致的。

        作为女帝级别的存在,邀月宫主的肉身强度,此时早已超出了花无缺的认知。

        恐怖如斯!

        看着嘴角渗出淡淡血迹的花无缺,邀月宫主不由得有些心疼起来。

        “无缺,可以了,点到为止,今天就到这里吧!”

        “不行,我还没输呢!”

        花无缺眉头紧锁,满脸坚决,显然,已经被邀月虐的有些上头了。

        再次站起身来,却是伸手将自己的武器,方天画戟给拿了出来。

        方天画戟出来的一瞬间,空气都为之凝固,一股肃杀的气息,疯狂涌现出来。

        “嗯?”

        邀月目光一凝,不由得眉头微皱。

        而花无缺此时在方天画戟的映照之下,浑身战意,愈发澎湃,及至后来,已然是人枪合一。

        就连空气都扭曲起来,所有的光,都朝着方天画戟的枪尖汇聚过去,直刺的人睁不开眼来。

        “方天画戟!”

        一股狂暴的劲风,化作一道白光。

        恐怖如斯的战意,弥漫在这方寸天地之间,整个被邀月隔离的空间,此时都被那道白光照射的如同白昼一般!

        “有趣!”

        邀月宫主浑然不惧,反倒是满脸的欣赏,笑着夸了一句。

        ‘砰!’

        一声脆响,转瞬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