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邀月宫主,我真没想谈恋爱啊在线阅读 - 第九章 你这辈子,可曾为谁拼过命?

第九章 你这辈子,可曾为谁拼过命?

        秀玉峰。

        邀月宫主所住宫殿。

        邀月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的房间,怎么坐在床上的,及至此时,邀月依旧是一脸蒙圈的状态,整个人的七魂六魄,仿佛都不在了似的。

        “我这算是......告别单身了吗?”

        “可是跟我恋爱的人竟然......竟然是我的弟子......”

        邀月宫主一张艳丽无双的俏脸之上,此时红晕依旧没有消失。

        “我怎么完全失去了理智呢?我怎么可以答应无缺的表白呢?”

        “虽然无缺很帅,天赋卓绝,爱的又那么奋不顾身,勇敢无畏......”

        “可不管怎么说,无缺都是我的弟子啊!”

        邀月很清楚,这件事一旦暴露了,别说整个移花宫会掀起滔天巨浪,就是整个江湖,都会掀起滔天巨浪。

        自己现在虽然被人叫做比灭绝更加灭绝的师太,但那也好过,被人叫做对自己的弟子使用了见不得光的手段,见自己的弟子很帅天赋卓绝,就潜规则弟子的变态老女人吧!

        虽然邀月宫主是江湖上,出了名的邪道第一人,行事向来我行我素,从不管别人说什么,但是这种流言蜚语,作为一个女人,怎么可能真的做到毫不在乎呢?

        更加严重的问题是,此时,摆在眼前的,是,自己到底要怎么跟花无缺在移花宫相处呢?

        这么多年以来,从创建移花宫开始,自己的心里就只有武道巅峰,对于男女私情,自己显然是一窍不通的啊!

        谈恋爱是什么?

        这种事情跟本宫主有什么关系啊!

        这完全超过了本宫主的认知范畴啊!

        本宫主的知识储备里面,压根就没有谈恋爱这三个字啊!

        “哎呀......”

        邀月宫主将手中的情书认真小心的叠好,收起来藏好。

        不由得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满脸都是惆怅。

        “早知道,我不答应,不就没事了吗?”

        可是现在事已至此,为时已晚啊!

        自己还没拒绝,花无缺就视死如归了,自己要是现在跟花无缺分手,怕是他一定不会活下去了吧?

        一想到花无缺视死如归,也要爱自己的言行举止,邀月宫主就不由得浑身打颤。

        一张俏脸,更是红的仿佛熟透了的水蜜桃,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将脑袋埋进了被子里面,在床上翻滚起来,此时的邀月宫主,哪还有半点邪道女魔头,移花宫大宫主的样子?

        ‘砰砰砰!’

        猛然间,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邀月瞬间恢复如初,正襟危坐起来。

        “进!”

        门被人一个女属下打开。

        “宫主,属下前来取值守人员点卯名单的。”

        “值守人员点卯名单?”

        一念及此,邀月不由得又想起了花无缺的情书来,顿时害羞不已。

        “本宫主还没来得及看,明日再来取吧!”

        此时的邀月宫主,整颗心都如同小鹿乱撞一般,哪还有心思处理移花宫的事务。

        “是,宫主!”

        女属下不敢去看邀月,自始至终都是低着头的,闻言当即倒退着,走了出去。

        “那属下就先退下了。”

        “慢着!”

        邀月宫主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猛的叫住了女属下。

        女属下一愣,当即停下脚步,一脸疑惑道:“宫主还有什么吩咐?”

        邀月宫主俏脸一红,吞吞吐吐,半晌才突然问到:“你这辈子,可曾为谁拼过命?”

        那女属下闻言,顿时大惊失色。

        “宫主大人,属下为了移花宫,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邀约一愣,看来这女属下没明白自己的意思啊!

        当下只得直白的问到:“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跟谁谈过恋爱?”

        ‘砰!’

        邀月话音落地,那女属下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双腿一软,就跪了下去,额头上,冷汗淋漓,浑身抖得如同筛糠一般。

        “宫主,属下向来严守宫规,从未逾越雷池半步,未曾出过移花宫半步,除了少宫主外,属下未曾见过任何男人,属下对男人不感兴趣,请宫主明鉴!”

        “......”

        邀月一脸无语,摆了摆手。

        “起来吧,本宫主说你犯了宫规了吗?”

        那女属下依旧是一脸的诚惶诚恐,颤颤抖抖,结结巴巴的问到:“宫主......宫主何以有......有此一问?”

        邀月冷冷回到:“本宫修为已到瓶颈,虽位列邪道第一人,对于红尘俗事,早就心无旁骛,但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因此想了解一下,看看能不能打破瓶颈,让自己的修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这样子啊......”女属下闻言,这才松了口气。

        “嗯。”

        邀月一脸冷淡。

        “本宫且再问你,假设,本宫说的是假设,你有了喜欢的男人,你们正在一起谈恋爱,那么你最想跟他做什么样的事情?”

        女属下一脸茫然,左看看,右看看,今儿这风好像有点邪乎啊。

        见女属下半晌未曾回答,一脸茫然,邀月不由得再次追问起来。

        “本宫说了,是为了修行,你只管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本宫赦你无罪!”

        女属下见实在是躲不过去了,这才重重的点了点头。

        “是,宫主。”

        那女属下,细思片刻后,竟是一脸的神往,缓缓说到:“回宫主的话,若是,属下说若是,属下真的恋爱了,想做的事情实在是数不胜数......”

        “比如一起堆雪人,一起月下散步,一起吃同一颗糖葫芦,一起欣赏曲子......”

        “散步,听曲,吃糖葫芦,堆雪人......”

        邀月一边认真倾听着,一边默默的在心里记了下来。

        那女属下,此时却是越想越是向往,话匣子一打开,就如同长江之水天上来,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如果,如果再亲近一点的话,那就可以一起牵手,一起接吻,或者,或者,或者一起睡觉......”

        “砰!”

        邀月听到这里,浑身一激灵,金丝楠木的大床,竟是硬生生的被她将床脚捏成了粉末。

        “你说什么?一起......一起睡觉?”

        女属下哪料到,邀月宫主反应会这么大!

        见状顿时浑身一抖,再次跪了下去。

        “属下也是听别人说的,至于到底要不要一起睡觉,怎么一起睡觉,属下也不知道......”

        “行了,本宫知道了,你可以退下了。”邀月冷冷喝到。

        “是,宫主!”

        女属下擦了擦额头冷汗,赶紧溜之大吉了。

        女属下总觉得今天的邀月宫主似乎有点不大对劲,难道宫主大人恋爱了?

        “这怎么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女属下一头雾水的离开了秀玉峰。

        而此时房间中,邀月正捂着自己发烫的脸颊。

        “堆雪人......一起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