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邀月宫主,我真没想谈恋爱啊在线阅读 - 第四章 练功不如谈恋爱

第四章 练功不如谈恋爱

        邀月看着手中来自花无缺的情书,樱桃小口微微张开,目瞪口呆。

        此时,邀月脸上的表情,早已震惊的无以复加。

        如果自己没有出现幻觉,眼前这白纸黑字都是真的话。

        她,移花宫,邀月宫主,是被人表白了?

        而手中的情书,告白的字句,仍有很多。

        “我爱你,像风吹了八百里,不问归期,像月亮阴晴圆缺,周而复始。”

        “我爱你,如果你执意去远方寻找宝藏,就让我化身战马,跟在你身旁,我来承受道路曲折,你只管完成你的梦想。”

        ......

        “闭嘴!”

        邀月怒吼一声,长袍上下翻飞,整个绣玉谷的皑皑白雪,此刻都不由得腾空而起。

        如此赤裸!

        如此肉麻!

        这让看着手中花无缺情书的邀月,甚至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起来。

        邀月的心,早已封闭了许久,长这么大还是处子之身,若是孤独可以分个段位出来,那邀月绝对属于王者级别了。

        虽然决定单身,是邀月自己下的决定,不过想一想,好像这辈子,还真的从来没人跟自己告白过。

        武功卓绝,冷艳残酷,见到她的男人,要么就是心有所属,要么就是腿软发抖,要么就是磕头求饶,阿谀奉承。

        这世上,谁敢去追移花宫宫主邀月?

        这种男人,怕是还没出生。

        于是乎,邀月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比灭绝师太还要灭绝的师太了。

        可现在,这一切都化作泡影了。

        原本波澜不惊的生活,就像湖水中,被砸入了一颗陨石,瞬间激起了千层浪。

        竟然,有人,敢跟自己告白?

        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式她移花宫的少宫主——花无缺!

        移花宫未来的继承人,移花宫唯一的男人。

        “这个逆徒!违反门规也就罢了,竟然,竟然还敢对本宫主想入非非!”

        邀月此时,浑身发抖。

        作为移花宫宫主,邀月一定、确定以及肯定,这绝对不是恶作剧。

        移花宫向来严禁男女私情,人尽皆知,谁敢拿这种事开玩笑,那不是屎壳郎进厕所——找死吗?

        所以,这必定是花无缺的真心话。

        邀月放下手中的情书,眼神在这一瞬间,竟然变得无比复杂起来。

        她很想撕碎这封情书,可是花无缺的一字一句,却是在她脑海中不停的回荡着,这让她浑身酸软,竟然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了。

        “原来,被人告白,就是这种感觉啊......”

        “无缺.....他.....竟然爱上我了?”

        邀月此时小鹿乱撞,一种无法言语的情愫,在她内心升腾起来。

        “无缺平日作为少宫主,不是向来都冷漠无情吗?即便是对我,也从未表现过任何亲近之意啊,没料到,他竟然将这份爱隐藏的这么深啊!”

        “无缺天赋卓绝,移花宫的《明玉功》跟《移花接玉》,他早已练的炉火纯青了,日后武功一定在我之上啊,这么一看,似乎也不是配不上我啊。”

        “何况,江湖之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移花宫少宫主花无缺风神俊朗,天下无缺,头脑冷静,武功精深,是世上第一美男子。”

        “不如......试试?”

        一念及此,邀月突然心跳更快了,甚至已经听到了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了。

        但很快,邀月就突然想起来。

        移花宫严谨男女私情,违反门规者,废除武功,逐出绣玉谷!

        这条门规,可是她自己亲自定下的。

        如今自己要亲手打破自己定下的门规吗?

        还是跟自己的徒弟?

        那小龙女跟杨过的凄惨,可是历历在目啊!

        “不!绝对不允许!”

        邀月一念及此,不由得摇起头来。

        将情书收入袖中。

        “来人!”

        “宫主,奴婢在,请您吩咐!”

        暗处,一道黑影闪现出来,跪在地上,无比恭敬。

        “让少宫主来见我。”

        “是,宫主!”

        黑影点头,起身走了出去。

        邀月看着窗外,大雪纷飞,脸上神情复杂,也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

        而此时,花无缺正在房间内,坐立难安,一脸的忐忑。

        这是在是太不对劲了!

        正常情况下,作为自己的头号小迷妹,收到了自己的情书,难道不应该第一时间就跑过来找自己吗?

        可是自己在房间里等了这么久,太阳都落山了,她怎么还没来?

        “难道是我扔情书的时候不小心给扔到桌子下面去了,她现在还没看见?”

        花无缺眉头一皱,猛的一咬牙,就准备出门打探打探消息,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然而他脚步才动,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来。

        不由得赶紧收回脚步,坐了下来。

        “进来。”

        门被推开,一道黑影一闪而入,夹杂着一丝冷空气,旋即,低沉沙哑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少宫主,宫主召见,请立即动身。”

        花无缺眉头一皱,不由心下一沉。

        “知道了,这就去。”

        黑影再次一闪即逝,除了洞开的大门,好像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一样。

        “宫主现在找我干啥?还望暗侍来告诉我,难道绣玉谷有什么大事发生?”

        一丝不祥的预感,在花无缺心头升腾起来。

        确定暗侍离开了,花无缺这才打了个寒颤,赶紧拿了件外套,披在身上,朝着外面走去。

        ......

        这个世界的绣玉谷,比原著中恢弘气派的多。

        方圆百里,十万大山。

        而移花宫宫主邀月所住之地,便是最高峰秀玉峰,高耸入云,山巅上,更是常年被皑皑白雪所覆盖。

        邀月便住在那里。

        花无缺一路紧赶慢赶,总算到了秀玉峰。

        很远便看见了覆手而立的邀月,正在山巅一座凉亭之中,背对者花无缺。

        “宫主,您找我?”

        花无缺走上前去,一脸恭敬的问到。

        虽然这个世界的花无缺,跟邀月之间,没有那么多的羁绊,起码他爹江枫这个人设就不存在,但对于邀月,原身还是很敬重的。

        邀月闻言,缓缓转过身来,神情复杂。

        “无缺,我看你的武功,这段时间以来,似乎毫无精进,是不是心思都没花在练功上,而是花在了别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