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邀月宫主,我真没想谈恋爱啊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情书

第二章 情书

        “主动吗......”

        花无缺紧皱眉头,不由得沉思起来。

        尽管自己帅的跟太阳肩并肩,因此看起来泡个妞似乎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然而实际上,这件事情却是难度不小的。

        首先,移花宫的宫规极为森严,尤其是宫主邀月,仿佛更年期的女人似的,对男人那是极为仇视的。

        这一点倒是跟原著相同,在邀月的规定下,移花宫那就是男人与狗不得入内。

        作为宫主,邀月更是以身作则,除了十几年前心系花无缺他爹江枫,结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后,邀月对男人就更是恨之入骨。

        想起宫主邀月虽然貌美如花,但是心狠手辣的性子后,花无缺就不由的浑身一颤。

        这事必须偷偷进行,要是让宫主知道了,怕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可是这任务又必须要完成,牙一咬,花无缺顿时就下定了决心。

        但另外一个摆在面前的问题是,移花宫虽然除了自己都是女人,但是自己的目标要选择哪一个呢?

        作为移花宫的少宫主,主动去泡妹子,显然跟自己的人设极为不符。

        因此为了不让别人怀疑自己的身份,必须做到快准狠,一击毙命,一举拿下才行。

        “泡谁好呢?”

        移花宫众妹子的身影,在花无缺的脑海中,如同电影般,纷纷掠过。

        终于,花无缺脑海中闪过一个身影,移花宫最不起眼的小师妹,那妹子对自己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

        对她下手,成功率应该是可以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九,至于剩下那一丝不可能,花无缺是怕自己把那个呆萌的妹子给吓傻了。

        之所以选择她,正是因为她足够呆萌,看起来好像很傻的样子,就算自己要泡她,她应该也不会怀疑什么。

        一念及此,花无缺也懒得继续装逼了,赶紧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自己现在跟普通人人没啥区别,所以没法三更半夜,飞檐走壁,悄无声息的去告白了。

        想来想去,也就只能写一封情书,最为合适了。

        房间内,花无缺拿起文房四宝,虽然没有武功了,但是写个情书显然是没有任何影响的。

        原本写情书,那都是穿越前八九十年代流行的事情了,花无缺没想到,穿越后,竟然还要干起老本行来。

        就在花无缺研墨提笔之际,突然愣在了那里。

        他意识到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他不知道对方叫啥名字。

        移花宫中最不缺的就是女人,除了宫主邀月以及二宫主怜星外,其余人的名字他是一个都不知道。

        当然了,其余人的名字也没必要记着,毕竟哪怕在原著中,这些人也都是打酱油的角色。

        “罢了罢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吧,没有也比叫错名字好,不然多尴尬。”

        一念及此,花无缺不再犹豫,开始行云流水的书写起来。

        对于穿越过来的花无缺来说,写封情书,简直不要太轻松,前世那些土味情话,简直不要太多。

        以这个世界女人的单纯度来看,这些情话,分分钟就会让她们把持不住,彻底沦陷。

        约莫十来分钟,一封洋洋洒洒,行云流水的情书就写完了。

        花无缺又自己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漏洞,才将这封情书装进了一个精致的小木匣子中。

        趁着夜色,花无缺拿着装着情书的木匣子,一路避开人群,沿着墙根,朝着目标所住的房屋走去。

        远远的就看见房间里面亮着微弱的灯光,窗户半掩着,花无缺四下打量了一番,确定没人注意到自己,这才将手中的情书,朝着窗户里面就丢了进去,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案几之上。

        “反正这个任务的时间是三天,就算情书不起作用,自己也还有足够的时间,用别的方式来完成任务。”

        花无缺做完这一切,才重重的松了口气,又趁着夜色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就在花无缺前脚刚走,后脚几个移花宫的女弟子便嬉笑打闹着走了过来。

        “今天我当值守宫门,换值的时候,少宫主已经不在了,我今天都没能一睹少宫主的风采。”

        当先一名女弟子,一脸哀怨的说着。

        显而易见,对于今天没能看见站在屋顶装逼的花无缺,她觉得很遗憾。

        “好了,摘花,天天对着少宫主犯花痴,小心少宫主知道了,把你就地正法了。”

        另一名女弟子,一脸揶揄的打趣起来。

        摘花俏脸一红,却是眼神坚定到:“只要少宫主愿意,哪怕天天被他就地正法,人家也乐意!”

        “哈哈哈,摘花,你还真是少宫主的头号花痴啊!”

        “当然啊,这世上除了少宫主,人家再也不会喜欢别的男子了。”

        几个女弟子,边说边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摘花推开房门,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累死了!”

        还没来得及给自己倒杯水,门外就响起一道声音来。

        “今日值守轮换的名单都整理出来了吗?我要给宫主送过去,有没有人需要我顺便带过去的啊?”

        “我!”

        摘花看也没看,直接顺手拿起桌子上那个木匣子,递给了门外的女弟子。

        “师姐,麻烦你了。”

        “客气!”

        女弟子接了过来,随手放进已经装满了各种小匣子的篮子里。

        邀月虽然冷酷无情,但是对于移花宫却是无比上心的。

        因此每日值守轮换的名单,都要亲自点卯。

        而此时,移花宫,宫主的住所内,邀月正矗立在房间中,眼神深邃,看着窗外,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砰砰砰!”

        敲门声将邀月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来。

        “进来!”

        邀月清冷的声音响起。

        “宫主,这是今日移花宫各处值守人员的名单以及点卯。”

        “放下便是,你先退下吧!”

        “是,宫主!”

        女弟子躬身退着走出了邀月的闺房,轻轻关上了房门。

        邀月顺手拿起一个木匣子,打了开来。